一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1 05:40:1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,在卸任总统8年后,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,干了9年才退休——他喜欢当法官,胜过当总统。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,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简单说,便宜要占,但共和党不能太卖乖,否则就成了民主党的选举集结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理子当上了议员夫人,但依然保持着低调的做事风格,连地方议员的“夫人会”也不参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说,一旦特朗普的新大法官提名通过参院批准,保守派大法官将变成6人,自由派仅剩3人。“这对美国司法、社会制度的影响,甚至要超过美国总统大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现在的最高院大法官来说,哈佛法学院毕业的是4人(包括保守派的戈萨奇,他与奥巴马同时就读于哈佛法学院,但1991年奥巴马获得“极优等”法律博士学位,同年戈萨奇只获得“第三优等”荣誉,多年后到牛津大学才拿到博士学位),耶鲁法学院毕业的也是4人,刚好打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届时,保守派剩下的4位“年轻干将”会是:首席大法官约翰·罗伯茨、特朗普前几年提名的戈萨奇(接替2016年去世的安东宁·斯卡利斯)和卡瓦诺(接替2018年退休的中间派安东尼?肯尼迪),以及特朗普即将提名接替金斯伯格的一位(姑且认为将是保守派女性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,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,二是选举拜登上台,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4月至今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,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(兼),自治区公安厅党委书记、厅长、督察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天后,刚被告知金斯伯格去世时,特朗普对记者说:“哇,我不知道。”“无论您是否同意,她都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,过着惊人的生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与菅义伟走得很近的国会议员曾告诉媒体,菅义伟讲过这样一句话:“当政治家,说到底是个人的事,与家人无关。‘世袭政治’并不是好事。”